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自述的绝色浪荡女——2 完
自述的绝色浪荡女——2 完
 萍姐高兴的说:「来吧,来吧,小飞也在这,人越多越热闹,快点呀。」

  挂了电话,我打辆出租车又来到富源小区。
进了萍姐的房间,就感觉出淫乱的气氛,萍姐光著屁股给我开门,笑著对我说:「月芬,你随便,小飞……」
我笑著推了她一把,说:「行了!你快忙你的吧!」
萍姐高兴的扭著屁股进了小屋。
我从厨房里拿出一瓶汽水,一边喝著,一边走到小屋的门口,房门没关,里面开著灯,床铺上,都是黄色画报,
小飞正抱著萍姐的大屁股猛啃著,萍姐『嗷嗷『的淫叫著,看见我进来,小飞笑著说:「芬姐,不……」
还没等他说完,我笑著打断他,说:「行了吧你!我们萍姐都跟你学坏了!整天嘴里『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的。」
小飞笑了笑,继续低头玩著萍姐的屁股,萍姐撅著屁股,嘴里叫著,俊俏的脸上显露出浪浪的样子。
我到大屋里转了转,摆弄了一下摄像机,也弄不明白。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我冲小屋喊:「小飞,中午和海哥
把货送了吗?」
小屋里净是萍姐的淫叫声以及小飞粗气的喘息声,好一会,小飞才大声的叫了一声:「完了!送完了!」
说完,小屋里萍姐的叫声逐渐大了起来……
(三)
我在大屋鼓捣了一会儿摄像机,觉得没什么意思,然后我又坐在床上翻看著那些黄色画报,其实也不是纯黄色
的画报,都是一些地下杂志,不过配有性交的图片。
我一边看著画报,一边听著从小屋里传来的声音。
「哦!……啊!……等会,我弄好……哦!啊!啊!……飞!……哦!……舔……啊!」
淫声扰乱了我的心,我心想:真够带劲的!看来他们是玩上瘾了。要不……去看看?
想到这里,我再也坐不住了,悄悄的站起来,慢慢的走到小屋门口,门根本没关,大家都是熟人了,况且我们
又是干这个的,我随便的走到门口,慢慢的靠在门框上,仔细的看著房间里的情景。
萍姐肉肉的身子被小飞任意摆弄著,小飞把萍姐反身按在床上,掰开萍姐的一条大腿,裂开萍姐的浪 ,然后
趴在后面乱舔著。我看不清楚,索性走进小屋一屁股坐在床铺对面的沙发上,用两手支著下巴颏,表面上装作无聊
的样子,其实心里激动得『砰砰『直跳。其实倒不是我见不得这个,而是,自己在镜头前表演的心态与真正看别人
作爱的心态是不一样的。
萍姐和小飞并没有因为我的进来而有所影响,相反的,更疯狂的做了起来。
小飞搬起萍姐的一条大腿,将萍姐充血的大 唇露出,然后张开嘴,使劲的唑著 唇,直唑得『嘶嘶『有声,
萍姐一边叫著,一边用手狠狠的抓著床单,我想,她现在一定很舒服吧。
小飞玩够了大 唇,又翻开小 唇用舌头舔了起来,时不时的用舌头探索萍姐的深处,萍姐更疯狂的用嘴咬住
床单,『不不『的哼出了声。
小飞本来是蜷著身子跪在萍姐的后面,突然他来了个翻身,一长身,上半身搭在床上继续舔著萍姐,而下身却
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尤其是他两腿间颤巍巍的鸡巴,直直的挺在我面前,高挺的鸡巴,好像火热的铁棒相似,要
光是高挺,也没什么,可他的鸡巴还不时的自动往上挺,一挺,又一挺。
小飞的鸡巴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阴茎比较长,但并不粗,而鸡巴头却是又圆又亮,就好像是一根细细的
竹竿顶著个大西瓜一样,看著那么让人动性,随著鸡巴的高挺,从鸡巴缝里挤出丝丝的黏液。
这个情景,让我直觉得身子发软,一股欲火上升,我使劲的夹了夹腿,就觉得大腿间发潮。
我心想:小飞年纪不大,鸡巴却是很有特点,典型的『大头棍『……唉,萍姐真是会享受……好像潮了……
我倚在沙发上,双手放在裤裆上,用手摸著,眼睛盯著他们。
小飞仔细的舔著萍姐,然后站起身,用手撸著鸡巴,摆好姿势,准备进入,他不经意间向我这边看了一眼,忽
然又仔细看了看,见我的样子,忽然笑了,拍了拍萍姐的屁股,一下子从床上蹿下来,挺著鸡巴来到我的跟前。
我坐在沙发上,小飞的鸡巴在我的面前乱晃,见他这样,我索性放开了,潇洒的晃晃长发,脸上浪浪的笑著,
对他说:「小飞,你想干吗?想来来?不过你要问问萍姐乐意不。」
小飞笑著说:「芬姐,我什么也不想说,嘻嘻……」说完,小飞这个臭小子竟然用鸡巴头顶在我的嘴唇上。
我一边笑著躲避著,一边冲萍姐喊到:「萍姐!您管管他吧!您看他!」
萍姐此时也下地了,听到我的话,浪浪的笑著说:「月芬,你就算帮帮忙,依了我们,来,咱们也……」一边
说著,一边走过来,脱著我的衣服。
我浪浪的笑著说:「哎呀,您干什么呀……」我刚想再说,小飞早已经把他的鸡巴头插进我的小嘴里,我也顾
不得说话了,急急忙忙含著他的鸡巴头使劲的唆了起来,心想:真解渴呀!哦!好充实的感觉!
鸡巴头上的黏液被我完全吃进了嘴里,黏糊糊的,真好玩!我一边用舌头细细的品味著小飞的鸡巴头,然后侧
过脸,伸缩著脖子,用小嘴紧紧的撸著他的龟头。
萍姐迅速的脱著我的衣服,我什么也不用做,只是认真的吃著小飞的龟头,小飞看著我的样子,舒服的哼哼著,
他见萍姐已经脱掉我的上衣,两个饱满的乳房颤巍巍的抖出来,小飞急忙伸出双手,一手一个,攥住我的乳房,使
劲的捏著乳头,我『嘤咛『一声哼了出来,抬眼看著他,满脸装出羞涩的表情,小飞的鸡巴好像挺得更硬了!
萍姐在旁边一边咬著我肩膀上的细肉,一边用手摸著我的 , 里流出了黏糊糊的淫水,萍姐用手指沾著淫水
不停的放进自己的小嘴里品尝著,浪浪的说:「哇!真够味儿!好吃!」
小飞看著萍姐,忽然把鸡巴从我嘴里抽出来,直接插进萍姐的小嘴里,萍姐好像见到救命稻草一样,一把抱住
小飞的屁股,小嘴近乎疯狂的舔著鸡巴,小飞舒服得仰头哼哼著。
玩了一会儿,我们滚到床上,小飞高挺著鸡巴,冲击著萍姐的大浪 ,萍姐『嗷嗷『的叫著,彷佛这个世界只
有她一个女人似的,我在旁边浪浪的笑著,不时的舔著小飞暴露出来的鸡巴蛋子。
小飞好像轻车熟路似的,一边使劲的操著萍姐,一边揉弄著萍姐的两个饱满的乳房,萍姐叫得更欢快了:「哦!
啊!哦!啊!……操!……使劲操!……过瘾!……啊!……解渴!……哦!」
伴随著萍姐的叫嚷,我越发淫荡起来,不停的含著小飞的鸡巴蛋子猛舔,小飞一边大动著,一边对我说:「芬
姐,哦!我要你!」
我马上撅起屁股冲著他,浪浪的笑著说:「来呀!快点!」
小飞再也顾不得萍姐了,急忙拔出鸡巴,对准我的 眼狠狠的一插,我痛快的叫了一声:「哦!」
大鸡巴开始操起我的阴道来!
小飞的鸡巴头在我的阴道里摩擦著,肉欲的满足和快乐,让我淋漓的爽!我高声的叫嚷著,萍姐听了也脸红起
来,萍姐浪浪的笑著说:「哎呀!看你!鸡巴刚插进来你就叫得那么淫荡,要是……」
我还没等萍姐说完,就用自己的小嘴堵住她的小嘴,深深的接吻起来,我把舌头深深的插进萍姐的小嘴里,互
相用舌头搅拌著唾液,然后争相吸吮著,小飞看得起劲,用力的操著我的浪 ,满室的淫荡。
玩了一阵,小飞突然抽出鸡巴,粗大的鸡巴头高挺了两下,萍姐急忙用小嘴叼住猛吸,我也凑过去,用舌尖舔
著他的鸡巴蛋子,小飞大大的叫了声「啊」,在萍姐的小嘴里一泄如注了……
今天的经历,是我没想到的,我能和小飞上床,因为以前都是萍姐独霸小飞的,没想到这次会玩了个3P。
……
日子还像往常一样,我每周都要到萍姐家去拍戏,海哥的生意越来越好,我们也可以多分到一点钱。
时光如梭……
转眼到了冬天,我还是照常的每周到萍姐家,可我看出有点不对劲了,每次海哥和我们演戏的时候,小飞从镜
头后面流露出的眼神很怪,那种眼神我似乎从海哥的眼睛里看到过,当海哥真正发脾气的时候,他的眼神很吓人,
那种男人的眼神让胆小的女人害怕。
海哥似乎也发觉了什么,每次拍戏以后,小飞都要拉著萍姐走进小屋,然后就是萍姐的大声淫叫,海哥有意的
与小飞说话,可小飞总是阴沉著脸。
从他们的表情里,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好像是某种不祥的预感……
……
……
事情突然发生了,我丝毫没有察觉……
深夜11点,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惊醒了,拿起电话,是萍姐:「月芬!你快来我家!快点!
快!」
萍姐的声音发抖,好像是吓的,我急忙说:「怎么了!萍姐,发生什么了!你说呀!」我著急的问。
「哎呀!你别问了!月芬!你快过来!快!」萍姐突然挂上电话。
我迅速的穿好衣服,出门,打的,来到萍姐的家。
……
一进门,我就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我的心里突然『咯登『的一下子!
萍姐扑到我的怀里,大声的哭著。
萍姐全身几乎没穿什么衣服,我发现,她的屁眼和阴道里还有残存的精液,头发的乱糟糟的,乳房也有被捏过
的痕迹,最让人触目惊心的,萍姐的手上,都是鲜红的血迹!……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我急忙问到。
「呜呜呜呜呜呜呜……月芬!小飞他……啊!」萍姐的哭声越来越大,我急忙 住她的嘴,对她说:「小声点!
你怕别人不知道呀!」
说完,我急忙走向房间。
刚一进小屋,我吓得大叫一声『啊!『只觉得腿一软,『扑通‘一下瘫在了地上……
房间里都是血迹,地上、墙上、床铺上、沙发上、衣柜上……
到处都是鲜红的血迹。
床上,小飞躺在血泊中,满身的鲜血,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停止了呼吸,地板上的血泊中摆著一把弹簧刀,
我只觉得,小飞已经是一个死人!
萍姐哆嗦著把我扶起来,我心中一悲,抱著萍姐哭了起来,我和萍姐抱头痛哭,哭罢,我问萍姐:「这,这是
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萍姐浑身颤抖,根本说不出来。
我拽著她的肩膀使劲的摇晃两下,对她嚷到:「你说!说呀!」
萍姐彷佛刚刚从恐惧中惊醒,一下子抱著我,颤抖的说道:「月芬!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啊!我害怕!……」
稳定了一下神,萍姐慢慢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今天下午,萍姐正在家里,海哥和小飞突然到了,萍姐很高兴他们的到来,海哥和小飞好像喝了许多酒,
满身酒气。
刚一进门,海哥便抱起萍姐,哈哈的笑著说:「小萍!来,咱们亲热亲热!哈哈!」
小飞也一边摸著萍姐的身子一边进了小屋,萍姐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只是任凭这两个男人玩著。
进了房间,三个人马上赤裸相对了,萍姐虽然不愿意,但没办法,一个是自己喜欢的人,一个是能给自己带来
钱的人,萍姐乖乖的跪在地上把海哥和小飞的鸡巴叼弄得大大的,然后三个人开始玩起3P来。
小飞躺在床上操著萍姐的 ,而海哥却站在后面操萍姐的屁眼,一时间,房间里充满了淫荡的声音。
然后,他们轮流换位,萍姐除了高声的淫叫什么也不能做了,两个淫乱的男人分别在萍姐的身体内发泄出自己
的肉欲,萍姐竟然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萍姐看到了一幅可怕的场面!
小飞和海哥穿好衣服,就在他们正打趣对方的时候,小飞突然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刀大叫了一声:「操你妈
的!我让你上我的女人!」一刀捅进了海哥的腰里!
海哥根本没有准备,大叫一声:「啊!」顿时腰间的鲜血如泉涌!小飞拔出刀,再要捅第二刀的时候,海哥突
然一挥手,对著小飞的脖子就是一下,小飞大喊了半声,倒在床上,海哥夺过刀子,一手狠狠的卡住小飞的脖子,
另一支手拿著刀子对准小飞的心脏、肺、胃、肚子一阵猛捅,直把小飞捅成一个血人!!!
可这时,海哥的腰里的窟窿也涌出大量的鲜血,海哥一晃,随后用手 住自己的伤口急急的跑了出去,房间里,
只剩下惊呆的萍姐……
听完萍姐的话,我彻底冷静下来,急忙掏出手机按下电话:110
(四)
***********************************  让大家久等了,不好意思。
小柔***********************************
萍姐见我打110,突然夺过电话冲我嚷道:「你要干什么!」
我劈头就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冲她嚷道:「醒醒吧!傻 !」
这个耳光很使劲,当时把萍姐打得一愣,我一把抢过电话对她说:「你知不知道,现在在你家里有个死人!死
人了!你要是不想替人背黑锅,你就别报警!我也管不了了!」
我说完,扭身就走,其实我心里真的很害怕!大半夜的,又守著死人,简直吓死了!
萍姐见我要走,一下子好像失去重心似的跪在地上,一把搂住我的大腿,哭著说:「妹子!你可千万别走!我
害怕呀!呜……」
看著萍姐的样子,我就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扔下她了,再说,本来我们干的就是见不得光的工作,都是一
条绳子上的蚂蚱。
我把萍姐从地上搀起来,对她说:「行了,我能扔下你不管吗!咱们都是同病相怜的好姐妹,比亲姐妹还亲呢!」
萍姐泪眼婆娑的看著我,突然紧紧的抱住我,哭著说:「妹子!姐姐在这个世界上就你这么一个亲人了!你可
别不管我呀!呜……」
我听完她的话也不禁眼眶湿润了。
但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我急忙重新拿起电话。萍姐一见急忙按住我的手,对我说:「妹子,先别打,咱们也
要准备准备呀!」
萍姐的一句话顿时提醒了我,是呀!还有很多事情没准备好!
我急忙和萍姐走到大屋里,里面的大床移到房间的角落,窗帘拉开,摄像机怎么办?萍姐对我说:「妹子,厕
所里有个馈楼,平时都放卫生纸的,不如把摄像机放到那里去吧。」
我和萍姐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摄像机塞进馈楼里,我估计摄像机也差不多完蛋了,不过现在还哪里顾得这些呢。
整理好一切,我又和萍姐把所有的带子、黄色画报和杂志处理掉,这才和她商量著该怎么应对警察。
最后我们统一了口径:小飞是萍姐的男朋友,海哥是小飞的朋友,萍姐不认识,我更不认识,小飞带著海哥在
外面吃饭,喝了许多酒,他们到了萍姐家里,然后,小飞首先和萍姐性交,正在高潮的时候,海哥突然闯了进来,
按住萍姐猛操其屁眼,萍姐痛苦万分,大声呼叫,小飞一怒之下拿出弹簧刀刺杀海哥,但终因气力不足,被海哥反
手刺死,海哥仓皇而逃……
对好口供以后,我鼓起所有勇气按下电话号码!
……
……
警察很快就赶到现场了!深夜12点,7、8辆警车包围了楼门口,我和萍姐似乎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
警察是那么的亲,以前拍黄色录像,我们最害怕见警察,可真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好像都觉得警察是那么
的亲切,那么的好。
派出所的警察来了,刑警队的警察来了,市局的警察来了,法医也来了。我和萍姐也不害怕了。按照刚才的口
供,我和萍姐应对著警察……
警察非常仔细的检查了发生事情的房间,提取了许多指纹、脚印,然后把我们带到派出所里,法医先是从萍姐
的 和屁眼里分别提取了精液样本,然后,警察又仔细的录了口供,然后萍姐又被召去画像……看来海哥很快就要
被通缉了。直到第二天早晨,我才和萍姐从派出所里出来。
虽然警察告诉我们现场已经清理了,可萍姐是再也不敢回到那个家里去了,反正她也没什么家当,萍姐就一直
住在我这里,正好和我做伴。
转眼3个月过去了,期间,小飞的父母从乡下赶来了,他们都是老实的农村人,小飞是家里所有孩子中最出色
的一个,小飞的父母见到萍姐的表情就好像萍姐已经是他们的儿媳妇一样,根本没怀疑什么,这让我稍微放心了一
点。
海哥已经成为了重要的通缉犯,全国通缉。我和萍姐都很矛盾,既希望尽快抓住他,又希望永远抓不住他,小
飞死了,海哥应该偿命,可是,如果抓住了海哥,海哥必定会把我们的事情抖落出来,那时,虽然海哥肯定死,可
我们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拍黄片,这可是制售淫秽物品,可是要蹲大牢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海哥如果知道是我和萍姐告诉了警察他的样子,出卖了他,那么,海哥一定不会放过我们!
每每想到这里,我和萍姐都害怕得要死!简直就是惶惶不可终日。
可眼下的问题却是如何解决生活来源!不拍片子,我和萍姐只好吃那点老本,可是,老本总有吃完的一天,我
们又不敢抛头露面的到外面找工作,这可怎么办呀!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和萍姐手里的钱一天天的减少。
……
眼看就快过年了,我和萍姐饿著肚子缩在被窝里商量。
我说:「姐,怎么办呀!总不能饿死吧。」
萍姐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妹子!咱们没活路了吗?呜……」
我心烦的说:「哭!你就知道哭!哭能当饭吃呀!」
萍姐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哭。
我的心情更加糟糕了,撩开被子,冲著她嚷到:「哭什么哭!嫌受罪,干脆死了算了!我操!……你还有完没
完!」
我肚子咕咕直叫,又听她这么哭,压抑在心里多日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了!突然爆发出来,我冲著萍姐嚷到:
「臭傻 !哭!我让你哭!」
我失控的抓起枕头对著萍姐乱打,萍姐一边求饶的叫著,一边闪躲,我更加不依!三下两下就把她的衣服扒了
下来,一边骑在她的身上,一边用力的抽著她的耳光,大骂道:「要不是你这个臭浪货勾引小飞!那他也不会跟海
哥结仇!也就没这个事了!现在可到好!没片子了!没钱了!要饿死了!打死你!
臭浪货!臭婊子!打死你!」我真是气疯了!
挨饿的滋味可不好受呀!萍姐反抗了一阵便停了下来,任凭我一个接一个的抽她的大嘴巴,我见她不说话了,
更是来气,一口大唾沫啐到她的脸上,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劲,左右开弓,一口气连抽了她二十几个大耳光,把
萍姐打得直翻白眼。
打完了,我也觉得眼冒金星,好玄没栽倒在床上,眼睛昏花之时,隐约间,我忽然看见两个白白胖胖的大馒头
在我的眼前直晃,那馒头上还点著红点呢!热气腾腾的大白馒头发出香喷喷的味道,我舔舔嘴唇,一口咬下去,只
听萍姐一声惨叫!原来,由于我饿得神智不清,错把萍姐的两个饱满的乳房当作了馒头!
萍姐一叫!我马上神智清醒,急忙改咬为唑,这一唑不要紧,竟然唑出了一口鲜嫩的奶!
哎呀!!!竟然有奶!我急忙叼住萍姐的奶头猛的吸吮,一口口的吃著奶,竟然吃了个半饱!萍姐见我吃她的
奶,也顾不得脸上的疼痛了,一把把我按翻,撕开我的上衣叼住我的一个乳头一阵猛吸,竟然也唑出些许奶来!我
们两个再也顾不得打架了,轮流著吃对方的奶,总算对付著把今晚熬过去……
第二天,我和萍姐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为了能继续活下去,我们必须要挣钱!在我的家里卖屁股!只有这
样了!
萍姐和我发动了所有的人№关系,而我们也在深夜的时候搭伴出去,争取能尽快的找到男人。
第一批来我家里的,竟然是一群高中学生。是萍姐在深夜某网吧的门口搭上的,这些有钱的逃学学生出手挺大
方,敲定的¤钱是5个人,1000元钱可以随便,而且可以在我们那里住一宿。
晚上,我和萍姐轮流打扮,把我们最好的衣服拿出来穿上,学生们来了后,我在客厅里接待3个,萍姐在卧室
里伺候另两个,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著。
客厅里,3个身体朝气蓬勃的年轻肉体在我的指引下分别高举双腿,我用小嘴叼著一根火热高挺的大鸡巴,两
支小手分别攥著另外两根鸡巴猛撸,骚臭而高挺的粗大鸡巴,不时从中央的鸡巴头里分泌出黏糊糊的大量淫液,我
只好用小嘴一口口的把它们吃掉。
因为可以任意胡来,所以年轻的男孩们怎么能放过我这绝色的骚浪娘们呢,在3个男孩的指挥下,我乖乖的跪
在地上为他们吮吸著屁眼,又黑又臭的屁眼在我小嘴和舌尖的辛勤工作下被舔得干干净净,男孩也在我变态的骚浪
中把他们的初男精分别射进了我的小嘴里由我吃掉……
卧室里,不停的传出萍姐大声的浪叫声,我瞟了一眼,只见卧室里,萍姐已经和那两个男孩操上了,他们用的
是传统的双管 下式,一个男孩躺在床上把大鸡巴插在萍姐的浪 里,另外一个男孩趴在萍姐的后背上用鸡巴乱杵
屁眼,萍姐快乐的叫嚷著,肉乎乎的身体前后晃动……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已经被按在地上,3个男孩一个操 ,一个蹲在后面用手指挖弄著我的屁眼,另外一
个男孩则跨在我的脸上用鸡巴插小嘴,我一边使劲的哼哼著,一边晃动著身体……
深夜,我们7个人都进入了卧室,在漆黑的环境里,5个男孩用他们最原始的武器恣意的教育著两个骚浪的婊
子,根本分不清楚是谁的鸡巴,只要我们身体中有眼的地方就会被不停的抽插,再抽插!
我和萍姐几乎连叫嚷的时间都没有,一根鸡巴刚抽出去,另一根鸡巴就紧接著插了进来,屁眼里的鸡巴刚刚射
精,小嘴里的鸡巴也紧跟著射了出来,在这一段接一段的高潮中,我和萍姐疲惫的睡了过去……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和萍姐做起了肉体买卖。
转眼间过年了,我和萍姐手头也有了点钱,至少可以维持著日常的家用,本以为生活可以这样继续下去了,可
海哥的被捕却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海哥是在常照被捕的,听说他被捕的时候因为打伤了一个刑警,在看守所里被警察打了个半死,真是活该!
海哥把什么都说了,当然也包括拍片子的事情,很快,警察就找到我们,我和萍姐双双进了看守所。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和萍姐也只有老老实实的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唯一的,我们都是被海哥胁迫才拍的
片子,或许海哥也是这么说的吧,警察相信了我们,这或许也让我们少蹲几年的大狱。
现在我总在想,如果当时小飞和海哥都没事,或许我们也会有一天散开各奔东西,也可能会进监狱,也可能不
会……只是呀,可惜了我的这副面容,就这么一天天的变老,变丑……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