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惊为天人的继母给我的奶水
惊为天人的继母给我的奶水

惊为天人的继母给我的奶水

对我来说,关于母亲的印象只有三种,就是发黄的照片,每年生日时的三柱清香,还有就是爸爸悲伤的眼神。-
-
  我的母亲是难产死的,换句话说,我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忌日了。
-
-  所以我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当然也没有享受到一天母爱的温暖。
--
  我的父亲在妻子过世之后,将全部的心力都投入到事业裡,这让他的事业蒸蒸日上,但钱赚的越多,他的心裡却越空虚,直到他遇到了我的继母廖秀珊。-

-  继母刚从大学毕业就到父亲的公司担任秘书的职务,第一次见到继母的父亲简直是惊为天人,多年平静的心湖一下子就被继母搅乱了。-
-
  父亲的眼光相当高,这也是在母亲过世了这麽久之后,他一直没想要再婚的主要原因。-
-
  继母真的非常漂亮,及肩的长髮,瓜子脸蛋,丹凤眼,玉雕般直挺的鼻梁,丰润的双唇,白裡透红的肌肤,高挺的双乳、细盈的纤腰、浑圆肥嫩的玉臀及一双修长的玉腿,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
  父亲年纪虽然大了一点,但在外型上还是非常潇洒的,幽默多金,还有一种中年男子独有的魅力,于是在他积极的追求之下,继母很快就沦陷了,两人在认识三个月之后就决定结婚了。-
-
  父亲刻意的让继母先和我相处,继母是个很温柔又识大体的人,我很快的就接受了她,父亲这才跟我宣佈两人决定结婚的消息。-

-  我很清楚父亲的寂寞和伤心,他也很乐于有人能再让我把心打开,所以当父亲跟我说,他想要再婚的时候,我几乎是立刻举双手赞成的,就这样,继母以后母的姿态进了王家家门。-
-
  继母很清楚后母这个角色非常的不讨好,所以她总是尽自己的心力的对我好,也不太干涉我的生活,耐心十足的包容著这个正值青春期的大男孩。
--
  这些努力并没有白费,这让我很快的习惯了家裡多了继母这位家族新成员。
-
-  父亲一直希望我能叫继母妈妈,可是我总是叫不出口,继母虽然伤心,但她知道这种事是急不得的,所以表面上装作一付不在乎的样子,还帮我劝父亲让她不要介意。
--
  所以这麽多年来,我一直是叫她秀珊阿姨。
--
  在秀珊阿姨进门之前,我的同学们曾经跟我说:「后母是很可怕的。」「后母会虐待前妻的小孩。」-

-  「后母只会疼自己的小孩,给前妻的孩子吃剩菜剩饭。」但继母当时已经打入我的心裡,所以当时我是嗤之以鼻,完全不在乎。
-
-  三人融洽的生活了三年,直到继母怀孕了,这种情况才开始改变。-

-  嫁给父亲三年之后,继母终于怀孕了。-
-
  知道继母怀孕,父亲简直是欣喜若狂到要手足无措的地步了。
-
-  父亲的工作很忙,经常需要出国洽公,所以父亲特别吩咐我,要我在他不在家的时候,代替他好好的照顾继母。-
-
  只是父亲忽略了我的心情,我当时虽是满口答应著,但心裡却不免感到忐忑。我虽然也很高兴即将有个弟弟或是妹妹,不过看著父亲和继母那麽高兴的准备迎接新生命的到来,让我觉得自己像是个局外人似的,完全无法融入在这个原本熟悉的环境中。
-
-  以前在我心情烦躁的时候,继母总是会适时的安慰他,给我加油。
--
  但现在继母初次怀孕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哪裡还顾得了我?
--
  这让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再受重视,我失宠了。
-
-  尤其是即将面临高中学测的压力,让我不知不觉中变的暴躁起来,行为也越来越不可理谕,原本乖巧单纯的我变了。-
-
  为了纾解压力,我在同学的教唆之下,看了第一部A片,糟糕的是我从此就沉迷于A片的世界裡了。-
-
  因为花了太多的时间在A片和手淫中,所以我的成绩一落千丈。-

-  而父亲太忙,继母又不知道该怎跟我这个叛逆期的男孩沟通,所以还没发生什麽问题,但问题不是不存在,而是潜藏著。-

-  这天的模拟考,我考的一榻糊涂,还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裡,训了我一个多钟头,让我的心情坏到极点。-
-
  回到家裡,我一句话也不说的衝回自己的房间,根本没有跟继母打招呼,这让继母感到很伤心,她不明白为什麽我会变成这个样子。-
-
  我把房门锁起来,将昨天借来的A片放进电脑裡面,看著画面中男女激烈的交构,我的把手伸进裤档裡,熟练的套弄著自己的肉棒。想藉由肉体的快感来忘记考试的失意。
-
-  继母敲著我的门,要我出去吃饭!父亲已经出差一个礼拜了,还要三个礼拜才会回来,家裡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  我根本不加理会,暗自冷笑著,心想:「你顾好自己就好了,不用理我了,我又不是你亲生的,要管的话去管自己生的,反正再五个月他就出生了。」这让继母感到很无力,随便的吃了些东西,继母觉得很孤单,她开始想念起我父亲了,跟父亲结婚以来,因为父亲的生意很忙,他们一直是聚少离多的,不过先前因为我很贴心,身为独生女的继母,就好像多了一个弟弟一样,让她并不会感到寂寞。
-
-  可是现在我的态度,让继母又不解又伤心,寂寞的吃完饭,继母草草的收拾一下,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
  想到这三年来,自己对我的百般用心,现在却落到这般下场,不免感到委屈,继母趴在床上,哭著哭著就睡著了。
--
  在梦中,继母彷彿见到父亲回来了,满腹不解的她扑到父亲的怀裡,哭诉著自己的委屈。
-
-  梦中的父亲温柔的抚慰她,亲吻她,久别胜新婚的两人,在梦中激烈的交构著,祇是这终究只是梦罢了,醒来只是更加空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