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偷尝禁果】作者:不详
【偷尝禁果】作者:不详
               偷尝禁果


字数:65357字
下载次数: 126





                楔子

  清晨,鸟鸣声将尚在迷糊睡梦中的齐弘伟吵醒。

  在小小的床上翻滚着,睡眼惺松的他用小手揉着双眼,除了听闻到鸟儿的叫声,似乎还有一些奇怪的嘈杂声。

  待清醒过来,齐弘伟立刻坐起来跳下床去,走到窗户边欲瞧瞧外头嘈杂声音的来源。

  隔着一棵大树的隔壁庭院里,传来的是工人搬着大件家具的声音。

  这表示,隔壁的空屋终于有人要搬进来了!

  耶!终于有新邻居了!

  齐弘伟精神抖擞地跑下楼去,扑鼻而来的是妈妈正在煮着早餐的香味,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唔!是他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呢!

  「妈妈,隔壁有新邻居……新邻居……」齐弘伟大叫着,想告诉妈妈这个好消息。

  「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今天是星期天不用上课啊!」齐敏边替宝贝儿子梳理头发,边宠爱地对他说。

  「我听到搬东西的声音,所以就起来了。」

  其实隔壁搬家的声音一点也不吵,工人们的搬家技术很好,并没有发出什么夸张的声音。

  「是啊!终于有人搬过来了,这下子,你就不能随便到隔壁的树屋去玩耍罗!」
  说完,齐敏示意齐弘伟先去洗脸刷牙,再过来吃早点。

  齐弘伟乖乖地打理好自己的仪容之后,又小跑步地到前面的院子去,想先一步看到他们的新邻居。

  「你别急嘛!人家现在正忙着呢!」小孩子就是这样,碰到新鲜事总是要抢第一个知道。齐敏盛好热腾腾的粥放在餐桌上,「你先坐着乖乖吃早点,等他们搬完之后,我们再一起去拜访他们。」

  「好!」应了声「好」后,齐弘伟乖乖地来到餐桌边坐下吃起早点。

  一直到隔壁再也没有工人进出的声音,齐敏才带着儿子到隔壁屋子的大门前张望着里头的动静。

  大门还敞开着,依稀听到一丝丝的低语自屋里隐隐传出来。

  齐弘伟立刻挣开母亲的手,跑到门口喊着,「请问新邻居在家吗?」

  齐敏摇着头,温柔地笑着说:「你真的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要见新邻居啊?」
  「对啊!有新邻居就会有小朋友陪我玩了。」齐弘伟回头看着母亲,眼中有着浓浓的渴望。

  齐敏心下着实也被儿子那渴望有玩伴的小小心灵给震撼了。这些年他一直生长在孤独的单亲家庭中,真是苦了这孩子了。

  齐敏心里祈祷着,希望新邻居的成员里头也有小孩子,这样一来,她的儿子就有玩伴了。

  屋里头很快就有了回应——「是谁啊!」女性温和的声音传来,人也随即出现在门口。

  「你好,我们住在隔壁,」齐敏有礼地打了声招呼。「心想今天你们刚搬来,便来拜访一下。」

  「真是对不起!是不是早上搬东西的声音吵到你们了!」王云霜边说边拍着手上的灰尘,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们。「我还想说等我们忙完之后,要去府上打个招呼的。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们选在一大清早搬家,一定吵到你们了。」

  「没有。没有,是我这个儿子等不及想见新邻居啦!」齐敏拍了拍齐弘伟的头笑着说。

  「喔!小帅哥,你好啊!」王云霜打量着眼前的母子俩,感觉到一股温馨的气息涌来。看来她真的是找对房子了,有这么好的邻居作伴。

  「阿姨,你好。」齐弘伟有礼的鞠躬问好,忽然,他的注意力被房子里头另一抹小小的身影给吸引住了。

  一个绑着可爱辫子头的小女孩,正羞怯地躲在沙发后面瞧着外面的动静,大大的眼瞪着他们看,一下子又害羞地躲起来,没多久又探出小头颅偷偷地望着他们。

  齐弘伟的心飞扬着喜悦。啊!终于有小朋友可以陪他玩了。

  这是齐弘伟和王子凌的第一次见面,在他们五岁的那年盛夏。

                第一章

  「你烦不烦啊!别再跟着我了!」

  王子凌气愤地踩着厚达十五公分高的鞋子,想逃离齐弘伟那一脸的关爱神情。
  她只不过是想出去轻松一下,看场电影而已。

  难得天气这么棒的星期天耶!

  「你别在我耳朵旁边唠唠叨叨的,活像个老头子似的!」为了甩脱齐弘伟的牵制,王子凌故意骂起人来了。

  「子凌,你就乖乖待在家里念书,不要再出去鬼混了嘛!」齐弘伟不知第几次苦口婆心地劝着她了。「联考快到了,你也要稍微读点书啊!」

  「我又不像你天生就是个书呆子,念那么多书做什么!反正我一定考不上大学的,再怎么念都考不上的,你就别再逼我了!」说完,她就左闪右躲地,想逃开齐弘伟的身边。

  「不行!王妈妈叫我一定要好好看着你,况且你不会的功课,我都可以教你。」
  齐弘伟一副没得商量的神情。这一次,他绝对不能让这小妮子又溜出去鬼混了。

  「不要、不要,我就是不要念书嘛!」

  一把推开齐弘伟挡住去路的大手,王子凌灵巧地想溜过他的防守,却在闪过他身边时,被他的大掌给抓住长长的马尾巴。

  「可恶!这碍事的头发,改天我一定要剪掉它!」王子凌哀叫着被弃弘伟拖着马尾走回王家。

  「这么美丽的头发,我可不准你谋杀它们,」齐弘伟眷恋地拉着她的一头秀发,虽然舍不得伤害它们,但这是现在他唯一抓得住她的东西。

  王子凌听了,心里一发狠,赌气的想:哼!你说不准剪,我就偏要算给你看。
  但是,看到齐弘伟用那么珍爱的眼光看着、抚摸着自己的头发,她不自禁地害羞起来。

  可是……

  难得星期天耶!

  她终于可以好好休闲的一个下午耶!居然又被他逮到了……

  尽管心底再怎么呕。但她人都已经被齐弘伟抓到了,今天就只能乖乖待在家里念书了。

  王子凌叹了一口气。不能去外面逍遥了!

     ***    ***    ***    ***

  王家搬来至今已经十二年了,原本一个玩伴也没有的齐弘伟,自从有了王子凌,生活丰富了起来。

  除了两栋房子比邻而建之外,其他的住户离他们起码有五公里的距离,这样的隔绝让齐弘伟和王子凌相处更为亲密了。

  两人上课一起、放学也一起,一直形影不离的生活,却在上了高中之后慢慢地产生了变化。

  齐弘伟的成续好,考上了市内最好的高中;王子凌的成绩差,流落到第三志愿的高中去了。

  他念的是所谓的「和尚」学校,而她念的却是男女合校的高中。

  渐渐地,齐弘伟感觉到不对劲了,王子凌每到放假时,就会有一堆男生邀约的电话,看电影、联谊、去植物园、去逛街,许许多多的活动,让她忙得不可开交。

  而齐弘伟自从升上高三,为了充分准备联考,他开始到补习班补习,这样一来,他和王子凌相处的时间变得更少了。

  最后演变成他乖乖在家里念书,除了赢得一个「书呆子」的称号外,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失去王子凌的陪伴了。

  因此,当王云霜要求他要多多看着王子凌时,他一口就答应下来,不管怎么样,都要帮助她考上大学不可。

  而且一定要和他同一所学校才行。

     ***    ***    ***    ***

  「会被你烦死!人家就是不懂这些公式嘛!你再教一百遍也没有用的!」
  王子凌气愤地敲着放在书桌上已经好久没有翻过的课本,抬起头来瞧着齐弘伟。后者无奈地把正在看的书本合了起来,随手抓了枝铅笔,准备再对她实地的作战教学。

  他齐弘伟可是数理最强的权威,什么都不懂,没关系,有他在,就万事OK!
  「啥!这个三角函数其实一点都不难,如果你真的不懂公式的原理,就只要把公式背起来,然后依样画葫芦的把题目这样……如此的解一遍,答案就出来啦!」
  齐弘伟用手敲了敲她可爱的小脑袋一下,「不是很简单吗?」

  「什么嘛!那是你的脑袋瓜好耶!又不是我的……」

  看到他这样简单地就把问题给解出来了,王子凌更是疲软地整个上身都趴在桌上了。

  这个自小和她一起长大的男孩,已经有副大人样了呢!

  虽然他每次都把她当成小朋友般看管,但还真是让她又气又喜的,气的是他太罗唆了,比她妈妈还像监护人似的,成天盯着她念书;喜的是随着年纪增长,她对他的爱慕是愈来愈浓厚了。

  他不但功课好,体能也棒,就连长相都OK,这样的男生好像只会出现在日剧里呵!

  但是,她王子凌身边就有一个,而且他好像也很喜欢她……

  王于凌甜甜地幻想着齐弘伟和她手牵着手逛街的模样,不知不觉失神了。
  「子凌,你如果不考大学,那高中毕业之后你要做什么呢!」敲了神游去了的王子凌一记响头,齐弘伟开始学起王云霜啰唆的样子。王妈妈总是这么教训子凌的。

  「你别拿我妈那一套来烦我!」王子凌气得瞪大了眼。

  说实在的,她不但没有齐弘伟聪明的脑袋,更没有他持久耐心的毅力,这样的她将来到底能做什么,她真的是从来没有想过。

  而且,现在齐弘伟已经答应妈妈会把她的功课救回来,那么他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的逼她念书的。

  天啊!那不就是处在地狱了吗?她璀璨的高中生涯就要被齐弘伟这个狱卒给限制得死死的了。

  虽然她是很喜欢他没错啦!但是高中生就应该活泼地奔驰在太阳底下才对啊!
  她才不要天天关在家里念书咧!

  「弘伟,人家可不可以休息一下下?」

  她开始使出装可爱的招数,以往这一招虽然效果时好时坏,但是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他会不会放人。

  「我去看一场电影,马上就回来,好不好嘛!」

  「不行!你没看到我已经把今天该念的进度都规划好了吗!你要是没有达到我拟的读书计划,哪里也别想去。」

  「不要这样嘛!我只是出去一下下就好了……」说着,王子凌腻到齐弘伟的身边,就像小时候向他撒娇一样地抱着他的腰,小巧的脸庞胡乱地在他身上磨蹭着。

  齐弘伟被她这样一刺激,满脸红晕加上心跳急速上升,他慌忙地把王子凌给推了开。

  「别这样……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不自在地说着,并且为自己掩不住的生理反应而羞窘着。他的下腹已经燃起一股挡不住的热潮,直往最敏感的地方去。

  「你就答应我嘛!」

  王子凌见他并没有义正辞严地马上拒绝她,认为情况还有转弯的余地,便更加了把劲地贴上他的身子,要求他放她出去溜达一下。

  「你别这样……我不会答应你的……」他一方面要摆脱她的近身、一方面又要小心别让她发现了自己现在已然勃起的狼狈样子。他退了好大一步。「别再闹了!」

  「呜……你凶我……」以前她都是这样跟他玩的嘛!

  以前,每次她想要求他做什么事的时候,只要使用这一招,一半以上都会成功的,就算不成功,他也会抱着她一直摇、一直摇的安慰着。为什么现在他好像避她如蛇蝎般地退到那么远的地方去?

  「我没有凶你。」

  齐弘伟真不知该怎么让她明白自己身上现在像大火燎原一般的火热欲望,完全是因为她的贴近而起的。

  他怕告诉她之后,以后她都会躲他躲得远远的,再也不和他亲近了。

  但是,不跟她讲的话,却又得承受她天真无邪的拥抱和磨蹭,他勇猛的身体哪受得了啊!

  「那你为什么把我推这么远?」王子凌就像抓到现行犯般地指控他。明明就是他用力把她推开,还敢狡辩!

  「我是说……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可以……再这样……」

  亏他在学校还是个能言善道、风头很健的风云人物,一碰到王子凌,就像白痴、智障似的,连话都说不完整。

  他应该要拿出刚才的魄力,把她唬得乖乖念书才行。

  「不可以再怎样!」王子凌不怕死地再度黏上他的胸膛。「不可以再这样抱抱吗?」

  她的手像溺水的人攀紧浮木一样地紧紧抱住他的胸膛,放任自己的头靠在他的怀里,胡乱地磨蹭着。

  唔!这是她最爱玩的游戏了,被他抱着的感觉真的好舒服喔!

  「别这样了……被王妈妈看到了怎么办?」

  齐弘伟知道自己应该要推拒她的贴近,但是私心里他真的也很喜欢她腻在他怀里的感觉,就像是拥抱了全世界的幸福一样的美好感觉。

  王子凌一听,才知道原来他担心的是这个。「妈妈说没关系的。」妈妈说过了,以后她要嫁给他的嘛!

  「啊!没……没关系?」齐弘伟一听到这句话,嘴巴张得好大。没关系!这可事关她女儿的名誉耶!这样随便和男人搂搂抱抱的,怎么得了啊!

  「对啊!妈妈说以后我要嫁给你,所以我们要做什么都没关系。」王子凌在他怀里害羞地说着。

  齐弘伟一听,脑子刹那间轰地一响。做什么都可以……真的做什么都可以吗?
  他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激动地在脑子里翻滚着和她激情的画面。

  虽然他是个名列前矛的好学生,但还是跟班上一伙同学偷偷看过A片,现在一听王子凌这么说,软玉温香又在怀中,他实在很难抵挡住下腹那把已经熊熊燃烧的大火。

  但是……但是他们现在人在王家耶,虽然两个人单独关在她的房间里,但王妈妈就在楼下呀!而且他妈妈也随时会过来串门子,这样……他哪有胆子对她为所欲为啊!

  「子凌,你真的……喜欢我吗?」他忽然想起最重要的问题,马上把脑海里头那些乱七八糟的黄色思想丢到一边去发酵。「以后你真的愿意嫁给我!」
  「嗯!哪还用说,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王子凌更甜蜜地挤在齐弘伟的胸前。

  齐弘伟发出幸福的叹息。虽然他们现在才高三,但是他对她的喜爱早已是众人皆知的了。原本他以为她可能只是把他当成好朋友看待的,尤其他们高中不同学校,使得他更没有把握她到底是怎么看待他的。现在,他终于亲耳听到她的告白了,高悬在心中的大石迅速放下来了。

  可是……不对啊,她刚刚还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骂他老头子,又骂他书呆子的,怎么才一会儿的时间,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不对,有阴谋。

  齐弘伟看着怀里的王子凌。既然已经察觉到她有所企图,现在他只要静待她出招即可。

  「那……你可不可以放人家一个下午的假?我跟同学约好要去看电影嘛!」
  王子凌又开始使出她的撒娇招数。

  哼!齐弘伟心想,就知道这小妮子一定是有企图的,还好自己先发现了,不然不是被她当白痴耍了。

  一想到她约了同学去看电影,不知不觉地,他的心里又冒出另外一种情绪,那就是「吃醋」,酸酸涩涩的,让他好不难过。

  自从他们高中分别念不同的学校之后,美丽又有气质的王子凌在她念的高中里,不知吸引了多少猪哥来追求她了,几乎天天都有男同学打电话约她出去吃饭、看电影、郊游什么的。

  母亲每次都故意在他准备定下心来复习功课的时候,在他面前提及王子凌跟谁谁谁去做了什么。和谁谁谁又去了哪里,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的。

  他也不知道王子凌刚刚那番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只是为了要骗他的话,那她未免太小看他了!

  虽然在王子凌的面前做那种事还是会有点紧张,但是他何不将计就计?若她果真是在说谎,如此一来他也才不吃亏,是不!

  想到这里,齐弘伟贼贼地对着脸上漾着天真笑靥的王子凌笑问,「你喜欢我什么地方啊?」

  他开始扯开话题,要尽量做到让她再也想不起来她原本要出去看电影这回事。
  「喜欢你哪一点啊?」王子凌咬着唇瓣苦苦思索着。

  嗯!她到底是喜欢他哪一点呢?把他从头到脚仔细看了一遍,她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喜欢他哪一点耶!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你哪一点耶!怎么办!这样我还可以继续喜欢你吗?」

  「可恶的王子凌!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喜欢我哪一点,难道刚才你说的话都是骗我的吗?」齐弘伟佯装生气地板着脸,双手也将她略略推开自己的胸膛一点。
  「你生气啦!可是我没有骗你啊!」王子凌非常仔细地又瞧了他一遍,就是找不出自己到底喜欢他哪里。「可是,人家真的是很喜欢、很喜欢你的啊!」
  「那为什么你提不出证明到底喜欢我哪一点?」好似舍不得她离开自己一点点的距离,齐弘伟不自觉又把她拉回自己的怀中。「不然你证明给我看,我就相信你。」

  「你要我怎么证明?」

  她喜欢他是真的啊!他怎么可以不相信?

  虽然她真的很讨厌每次考试他的成绩都比她好,做事情也比她有耐心,连母亲都曾说过「他比她好很多、真希望有一个这样的儿子」之类的话来刺激她。
  既然他有那么多她不喜欢的地方,她还是觉得自己是喜欢他的,这真是好奇怪的心态喔!

  「要怎么证明嘛!让我想一想……」齐弘伟闪着邪恶的眼光看着怀里的可人儿。「那……你看着我的脸。」说完,他用右手将她的下巴抬了起来。

  「这样就可以证明我喜欢你了吗?」王子凌喜孜孜地问道。这么简单就可以让他放自己出去玩的话,要她这样看着他一个小时都没问题。

  「看到我的脸了吧!」齐弘伟心怀不轨地紧盯着她嫣红的唇瓣。「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你喜欢我……我的脸让你选,你喜欢哪个地方就吻我的哪个地方。」
  呵呵呵!虽然不能一下子就变成大野狼把她给吃了,但他稍微吃点甜头不为过吧!

  「啊?什么?要我吻你?」王子凌嘟起了小嘴,不依地说:「不是只要看着你的脸就可以证明我喜欢你吗?」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齐弘伟又故意板起脸。

  「好嘛、好嘛!可是……人家又没有做过这种事……会害羞啦!」王子凌又把头埋进齐弘伟的怀中。

  这小妮子就是这么可爱。齐弘伟叹了一口气。但是,刚刚被她耍着玩的闷气,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你如果不主动吻我的话,等一下我就要吻你啰!」

  她听完,更是害羞的躲在他的怀中,忘了刚刚一直嚷着要出去看电影的事了。
  「人家……人家不要啦!」她好不容易挤出的话,在齐弘伟的耳中听来,却是更为诱人的口气。

  「可是我想要。」说罢,他把她的头抬了起来,看着她满是羞赧的脸蛋,心中又是一股气血上涌的冲动。

  王子凌因为太害羞而将眼睛半闭了起来,齐弘伟立刻低下头吻住令他着迷不已的红唇。

  两人的心跳顿时如打雷般地怦动着,王子凌的双手抵在齐弘伟的胸前,想要抵抗这种陌生的疯狂感觉;齐弘伟则是品尝着她嫩红的唇瓣,咬着她的下唇,并用舌头企图撬开樱口。

  「唔……」王子凌被他强硬地顶开了唇,然后就被他紧紧吸住了香舌亵玩着。
  齐弘伟抱着王子凌慢慢地滑躺到她的床铺上去。

  他先将她绑得很整齐的辫子拆了开来,让她的长发散在床铺上,形成美丽的景致。

  他的手滑至她的上衣底下,搜寻那青春诱人的甜美果实,大手懒得将阻碍推开,直接就挤进她的内衣里去,找到了滑嫩的凸起。

  「不要摸啦!」王子凌在他换气的空档呼叫了起来,小手也移到他的大手边推拒着。

  怎么可以这样……

  一下子承受太多激情的王子凌,有点被齐弘伟吓到。虽然妈妈说过他们做什么都可以……但是她没想到他会真的对她动手。

  她想到自己这么生涩的回应,他却好像老手般的熟练,好似他已做过这种事很多回……

  「喂!你是不是和很多女生接吻过?」偷个空档,王子凌气唬唬地质问他。
  「哪有啊,刚刚是我的初吻耶!」齐弘伟的手还停在那软绵绵的玉乳上,瞪大了眼看着正在吃醋的王子凌。

  他对她可是从没贰心过呢!他从小就一直喜欢她到现在,况且他念的又是和尚学校,哪来的美眉让他练习吻技啊!

  「那你为什么吻得那么熟练?」她还是不相信他说的话,一迳生气地把他的手自胸部拉开。

  感觉好怪喔!他怎么这样捏着人家的胸部啦!

  「子凌,我真的没有吻过其他女孩子啦!」这种事一定要赶快澄清才行,女生是最会吃醋的动物了,不讲清楚的话,可是后患无穷呢!

  「那你怎么会……怎么会吻得那么……好像练习过很多次了!」王子凌嘟起嘴,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我……我……」齐弘伟不敢对她说自己和同学一起看过A片,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接吻就接吻嘛!不就是我的嘴巴碰到你的嘴巴吗?这么简单,还用练习吗?」

  王子凌想想也觉得满对的。但是,如果真要她主动吻他的唇的话,那真的是羞死人了……现在既然是他吻她,就没关系了。

  「那你是不是很喜欢我的唇,所以才吻我的唇!」

  齐弘伟一听,知道危机已经过去了,大手再度袭上她胸前的软丘。「我也喜欢这里,可以让我吻这里吗?」

  「那……那里……不要啦!感觉好奇怪喔!」王子凌扭动着身躯。刚刚他摸过的地方现在感觉胀胀的,有点不舒服。

  「可是我喜欢你的这里啊!」齐弘伟不管她的推拒,大手还是硬挤进她的内衣里。

  「你们男生都喜欢这样子吗?」这样的感觉真的好……好色情喔!

  「什么你们男生啊!有别的男生这样对待过你吗?你给我说清楚!」

  刚刚还在想女人真是爱吃醋的动物,现在齐弘伟一听王子凌这样说,马上就吃起干醋来了。

  「我不是跟你说没有吗?人家一直……一直只喜欢你啊!」她真搞不懂这笨蛋心里在想什么,都说喜欢他了啊,还这么爱吃醋,真是的!

  「喔!」再次听到她说着喜欢他的话,齐弘伟心里高兴不已。

  「那你到底可不可以让我出去看电影嘛?」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