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红绿江湖】(05集03回) 作者:潜龙
【红绿江湖】(05集03回) 作者:潜龙
 字数:6357


  05集03回:白龙梅瓶

   原来这位桃花先生,二十多年来便住在这艘大船上。其时倭寇为患,朝庭严 防倭寇入侵,同时害怕沿海居民和倭寇勾结,便颁下对外经商的禁海令,但凡私 自携带铁器、铜钱、布匹、丝绵等违禁物出海,一律处斩,并禁止私下制造二桅 以上的大船。

   但桃花先生倒也本事,竟然取得官府的批准文书,不但建造豪华的大船,而 且通行无阻,官兵只要看见船上的图腾,便不再干涉过问,立即放行。而那些海 贼倭寇,均知船上都是武林高手,已不知吃了多少个苦头,更加不敢上船冒犯。
   盖因如此,东南沿海一带的水域,就成为桃花先生的庇护场地,难怪当年华 山派四出寻他报仇,都是无功而返!

   桃花先生虽然武功高绝,却是个好色之徒,船上除了他一个男子外,其余近 百名弟子,全都是美貌女子 .他还不时派遣女弟子上岸,为他四处搜罗绝色美女, 一来是添补船上的新血,二来是供他淫乐享用!

   莫看船上个个如花似玉,尽是女流之辈,但人人习武,大多都是武艺高强的 好手。只要成为桃花先生的门下弟子,从年轻时候便开始修习武功。而早期那些 女弟子的武功,多是由桃花先生亲自传授点拨,待得她们色衰爱弛,失去桃花先 生的宠爱,就视乎个人能力,另外分派其他工作。一些武功较差的弟子,都会派 去管理船上的事务,而武功达到相当造诣的弟子,便担当教导一职,传授后一辈 武功。

   姬媔柔原是出身南平一个武林世家,在她五岁那年,一次仇家临门,父母双 双命丧仇家手中,幸好姬媔柔精灵机巧,躲在灶头避过一劫,自始流落街头,每 日忍饥挨饿,饥一日,饱一日,以行乞度日。

   半个月后的一个早上,桃花先生路经南平,道上碰巧遇到姬媔柔,见她长得 眉目清秀,聪明乖巧,十分讨人喜欢,便将她带回船上,收为入室弟子。

   姬媔柔天生就是个美人胚子,长到十三四岁,已出落得星眼柳眉,朱唇榴齿, 艳压群芳,船上众姬无人能及!

   桃花先生乃是个拈花圣手,众多女弟子里,无一不是他的玩物。姬媔柔自小 在船上长大,对帅父的淫行早就见惯司空,看见这等事情,已经不足为奇。
   姬媔柔常念师父的大恩大德,为了感恩思报,早就决定将身子给予师父。就 在姬媔柔十五岁那年,桃花先生终于成为她第一个男人,也是她至今唯一的男人。
   不觉之间,姬媔柔已二十一岁,在这十六年里,姬媔柔得到师父用心栽培, 加上她冰雪聪明,敏慧过人,武功内力均臻其极,已不在当今武林高手之下。
   此刻,姬媔柔当着师父面前,罗衣轻解,不消多少功夫,已将身上衣衫全然 褪去,展出一身无瑕的雪躯,丰乳楚腰,肌理如雪,无一不令人目眩眼醉!
   姬媔柔经过刚才和柳天石一番禁持,早就春心难抑,膣里已经泛滥成灾,这 时看见师父盈满欲火的目光,更使她淫心激荡,不禁趴到桃花先生身上,情脉脉, 意孜孜,看着眼前的男人,说道:「柔儿想……想要师父,现在就给人家好么?」
   桃花先生将手放在她雪背,不住地抚摩,另一只手探到她胸前,把住一个硕 大柔软的乳房,边玩边道:「瞧你这副猴急模样,刚才是否给那个柳天石挑起了 淫筋?」

   姬媔柔不依道:「人家这样做还不是为了师父,若不是害怕功败垂成,柔儿 才不肯舔他那个又脏又丑的东西呢!」

   桃花先生一笑道:「我看不是这样吧,倘若心中厌恶,你现在又怎会如此动 兴?想要为师满足你,就老老实实和我说。」

   姬媔柔素知师父的喜好,尤其喜爱自己这对圆浑饱满的乳房!这时为了讨师 父欢心,只得使起手段来,务求尽快获得性爱的满足。当下道:「师父,你叫柔 儿怎能说出口!」姬媔柔一语说毕,用手徐徐撑起上身,将一个乳房凑到男人的 嘴前。

   桃花先生似乎看出她的心意,一笑赞道:「你这对奶子就是漂亮,实在鲜嫩 可口!」双手的虎口托住双乳,把弄一会,才将粉嫩的乳头含入口中。

   「啊!」姬媔柔美得仰首呻吟,反手往后握住男人的阳具,着力套捋:「师 父弄得……柔儿美甘甘的,要……要忍不住了,快给我……」

   桃花先生有意刁难,对她的说话充耳不闻,只把个乳头吃得习习声响,右手 却不停搓揉另一个乳房,如此弄了好一些时间,才吐出娇艳的蓓蕾,开声问道: 「你还没回覆我的说话,到底你是否喜欢姓柳的大肉棒,很想让它插进你身体?」
   「不……不是的,柔儿绝……绝对不会背叛师父,更不会让其他……男子玩!」
   桃花先生双手依然不停,握住一对乳房放情抚捏,嘴里却笑道:「你既然应 承了柳天石,只要他肯愿意帮忙,你就任他为所欲为,难道都是骗他的?」
   「嗯!师父,你……你弄得柔儿好难过,求……求你插进来好么……」
   「你不要岔开话题,若不回答我,为师就只好这样!」桃花先生依然故我, 双眼盯着那张绝美的娇容,又道:「刚才你便是和他做了,其实为师也不会怪你, 但我想知道你的心底话,你要老老实实回答我。」

   姬媔柔撒娇道:「你明知柔儿心里就只有师父一人,还要这样问人家!」停 顿片刻,又再期期艾艾道:「不过……不知为什么,柔儿刚才……确是有点想, 只是一想到师父,人家……就不敢了……」

   桃花先生大笑起来:「真是可惜,为师倒想看看你脱光衣衫,张开双腿给那 个柳天石肏干的样子。那个场面,现在想想都感到兴奋!」

   姬媔柔听得满脸通红,心里却感到一阵难过,低声道:「师父,莫非……莫 非你已经不喜欢柔儿了,竟然想……」说到这里,已见泪珠盈眶。

   「你不要误会!」桃花生生扳下她的脑袋,舔去她的泪水,在她脸上亲了一 下:「师父在这么多弟子里,最疼爱的人就是你!说句真心话,虽然我很想把你 永远留在身边,但要你一直跟着我这个老头儿,又发觉太难为你了!柔儿,你在 师父心里面,就好比我女儿一般,我实在不想虚度你的青春,你假若遇上一个喜 欢的男人,不妨和师父说,为师会大力成全你们。」

   姬媔柔大为感动,用力抱紧身下的男人:「人家不要,柔儿只想留在师父身 边。况且我知道,世上再没有人比师父更疼爱柔儿!」

   「你放心好了,像你这样漂亮出众的女孩子,谁都会将你当作心头肉,想要 找个爱你的男人,又有何难!」桃花先生吻着她的耳畔,又道:「师父心里很清 楚,当初你把身子献给我,并非存在着什么情爱,就算是有,亦不会太多。其实 主要原因,你只是为了报恩。一直以来,你将这两件事混淆在一起而已!」
   「不是的。」姬媔柔连忙道:「柔儿很明白自己,绝对不是这样……」
   桃花先生摇了摇头:「这全都是你的错觉,不会有错的!」接着又道:「我 因为太疼爱你,所以才希望你得到幸福,望你找到一个真心爱你的男人。便是你 嫁人之后,心里还想着师父,随时都可以回来,到时让师父抱一抱,亲一亲,满 足一下为师的大肉棒,我已经很满足了!」

   姬媔柔「嗤」一声轻笑:「师父你好坏呢……」

   桃花先生一笑,道:「要是你不愿意再和师父好,我也不会勉强……」
   一话未完,姬媔柔马上摇头道:「人家怎会不愿意,柔儿便是嫁了人,都不 会忘记师父,依然会时常回来。其实……其实柔儿确也……也舍不得师父的大肉 棒……」话落,双手捧住男人的双颊,把香舌送入他口中。

   一下子,二人你抱我缠,吻得异常亲热。桃花先生口里吻着姬媔柔,一只大 手却握住丰乳,搓得甚是起劲。姬媔柔却伸手往后,握住肉棒抵近牝户,在门前 磨蹭几下,臀部旋即缓缓落下,把整根粗长之物尽吞入屄中:「啊!硬得好厉害, 给师父……撑满了……」

   桃花先生卜然间被水屄包裹住,顿感一阵快美:「柔儿你真是个尤物,给为 师肏了多年,里面还是这般紧……」

   姬媔柔给男人连插几下,记记入心入肺,倏觉花魂离体,只得趴在师父身上, 用力搂紧他头颈,撅起臀尖,任他在身下肏捣:「嗯……啊,好舒服!其实是… …是师父的大肉棒太粗了,挤得人家满满的,所以才……有这种感觉!」

   桃花先生一面盯着她的仙颜,一面着力抽捣,直肏得水声大作。

   姬媔柔向来浅量,只是挨得百来下,便已来了丢意,哀鸣道:「柔儿要……要来了,师父再用力,让……让人家爽出来……」

   桃花先生再次噙住她一个乳房,下身连环重戳,捅得美人花胞大开,汁液乱 喷,立时泄得身酥体麻,抱住男人不停抽搐痉挛!

   春水依旧汹汹如潮,不住涌向硕大的龟头。桃花先生捧住她的俏脸,见她满 目春意娇慵,实在美到极处,暗想:「这个小妮子真是越大越美,若是让她独自 在江湖走动,真不知会迷倒多少个男人!」忍不住用嘴盖住她樱唇。

   姬媔柔见师父如此热情,心头一酥,连忙勾住他脖子,檀口启张,送上香津 津的舌头,两根灵舌登时你追我赶,彼此乱挑乱钻。

   二人吻得难舍难离,下身仍是不停纠缠厮磨,惹得美人更难按捺,花心一烫, 又涌出一股水儿:「师父……」姬媔柔确实熬不住,在他腔里颤声道:「柔儿又……又想要了,动一动好吗?」

   只见桃花先生抽离嘴唇,轻轻一笑:「没想你的食量愈来愈大,一般男人如 何能满足你!」说着把她放在虎皮上,已见姬媔柔自动大张玉腿,露出一个饱满 如坟的嫩牝儿,等待着男人的阴茎!桃花先生跪坐在她双腿间,把住巨龙撸动几 下,「吱」一声微响,龟头猛地撑开花唇,半根阳具直闯入屄中。

   姬媔柔嘤咛一声,已觉龟头抵住深处的肉芽,阴道如何禁受得起,频频地收 缩,满满的裹住男人的阳具:「啊!好胀……」

   桃花先生双眼盯紧姬媔柔,兀自欣赏美人脸上的变化,下身却大出大入,直 捣得她浑身颠播不定,双乳乱晃。姬媔柔经他发狠猛肏,膣里止不住连连抽搐, 勒得男人飘飘欲仙,淫兴更炽!

   这回一口气就数百抽,姬媔柔渐渐又再支撑不住!便在此时,忽听得桃花先 生闷叫一声,龟头抵住花心,竟然大泄起来,热精一股接住一股,射得姬媔柔遍 体皆酥,双双攀上情欲的高峰!

   二人交颈搂抱良久,慢慢平服过来。姬媔柔侧过身子,把头枕在男人的手臂 上,玉掌轻抚着他的胸膛:「师父你往日总要弄上半个时辰,今回怎地这么快射 出来,究竟是什么原因?」

   桃花先生在她额前亲了一下,笑道:「刚才我看见你这副媚态,不禁就想起 那个柳天石,谁知一个忍不住就射出来!」

   姬媔柔大惑不解:「这个又关柳天石什么事?莫非……莫非师父是想着人家 被他……」

   「正是这个原因。」桃花先生哈哈大笑,伸手握住她一个乳房,一面把玩一 面道:「为师刚才在想,假若换作我是柳天石,一但看见你这副好身子,肯定比 我干得更凶更猛,射得更加畅快!」

   姬媔柔脸上一红,不依道:「师父好坏,原来你真是想柔儿给他那个,难道 师父你……你就不心痛吗?」

   「先不要气恼,待我慢慢和你说。」桃花先生又道:「柳天石此人向来刚直 不阿,我知若无把柄在手,实难令他听命于我,因此我暗中收买柳袁庄内一名下 人,为我监视柳天石的一举一动,终于给我知道他和媳妇的暧昧关系!」

   姬媔柔说道:「难怪师父早就知道这件事,所以才派我到柳袁庄去,想要证 实此事的真假。」

   桃花先生点了点头:「没错!虽然我在那人身上得到这个消息,但始终不知 真假,我又岂能糊糊涂涂就此相信。」接着又道:「其实我派你担任这件事,当 中还有一个目的。柳天石丧偶多年,且居处于膏粱锦绣之中,岂有不为女色所动, 只是想不到他竟然和媳妇干出这事来!」

   姬媔柔道:「当初师父和柔儿说,我还不相信真有其事,直到我亲眼看到, 才不能不信。其实刚才不只是他们翁媳二人,那时还有一个漂亮的丫头在房间。 这个柳天石当真风流得紧,一龙双凤,竟然豪无惧色,而且越战越勇,简直和师 父不分上下。」

   桃花先生一笑:「柳天石果然有点能耐!」

   姬媔柔问道:「对了,师父还没对我说,你派我做这件事,到底当中还有什 么目的?」

   桃花先生道:「若要一个好色之徒甘愿臣服,你认为最好的方法是什么?」
   「当然是……」姬媔柔说到这里,立时明白过来:「师父派我做这件事,原 来是要柔儿诱惑他!」

   「好色是男人的天性,柳天石亦不会例外,倘若他看见你而不动心,除非他 的心理出了问题。果然不出我所料,他宁可不要我送他的美女,就只要你柔儿一 个人,足见他眼光独到,是个懂得审美之人。在我悉心安排下,本以为你会答应 他,让他得到你的身体,但很可惜,你竟然会不允他,让为师无法看见这场精彩 的大戏。实在太可惜呀!可惜……」

   姬媔柔胀红了脸,娇嗔道:「师父你……你怎可以这样对柔儿……」

   桃花先生道:「其实我这样做都是为了你,藉着你现在还年轻,又长得国色 天香,岂能够一直待在我身边,不去好好享受人生!世间上这些礼教流俗之见, 为师只当作是放屁。男人可以玩女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为何不可以玩男人, 多结识几个心仪的对象。」

   姬媔柔摇头道:「但柔儿想留在师父身边!」

   「不可以,因为你即将要去江南,为我做一件事。」桃花先生道:「就是帮 我监视柳天石,不论你用什么方法,都要找机会待在他身边。」

   姬媔柔骤然听见,不由吃了一惊:「师父的意思是要我和他混入香蕊宫?」
   桃花先生点头道:「不错,香蕊宫宫主的夫君马子游,十多年前全家被害, 我相信是黑虎帮所为,而香蕊宫近日调派众多弟子前去湖州,亦只有两个原因, 一是查明杀害马家的凶手,二是找寻白龙梅瓶的下落。」

   「依柔儿来看,马家惨案有可能和白龙梅瓶有关,但有一点我还是想不通!」 姬媔柔道:「师父你曾经和我说,马家庄上下数十口,尽数葬身在火海,没一人 能够逃出来。可奇怪的是,杀人夺宝,我还可理解,但为何还要放火,凶手不怕 屋塌梁倒,压毁了白龙梅瓶么?」

   桃花先生一笑:「白龙梅瓶乃前朝瑰宝,又岂会摆放在当眼处让人看见!马 家若是得到此瓶,极大可能不会藏在自己家中,便是藏在家里,必定会好好收藏, 或是埋在地下或其他隐密处,凶手当然亦想到这一点,才会一把火将马家烧成白 地,方便他们挖掘搜寻。」

   姬媔柔点了点头:「这确是道理,但这个白龙梅瓶只是一个瓶子,难道真的 价值连城,便连杀人放火都在所不惜!」

   「白龙梅瓶确实非常珍贵,但也不致让黑白两道拼命争夺。」桃花先生道: 「其实白龙梅瓶还有一个秘密,据闻瓶子里收藏了前朝的藏宝图。当年咱朝太祖 攻下大都,逼使前朝退出中原,前朝因情势危急,便将大都珍贵之物分成几路往 北撤离,而物品当中,就包括了五个白龙梅瓶。」

   姬媔柔道:「原来白龙梅瓶竟然有五个?」

   「没错,总共有五个,虽然外形颜色一样,但大小却不同,瓶身同样祭蓝釉 所制,并有白色龙云图案,因此称之为白龙梅瓶。传闻只要集齐五个梅瓶,就能 获得前朝藏宝的所在地。据说这个宝藏,位于漠北某个山脉上,宝藏除了搜刮而 来的民脂民膏外,还有不少是前朝西征得来的各地宝贵珍品。」

   姬媔柔问道:「这个白龙梅瓶又怎会落在马家手上?」

   「马家先袓原是抗元的一名武将,奉命拦截撤离的元军,不意中截获数箱前 朝宫中珍品,据说其中一箱,内里藏有两个白龙梅瓶,后来马家把多箱宝物占为 己有,再辞去官职,从此隐姓埋名,全家迁至江南。但纸又岂能包火,此事终于 被一名黑道人物知道,开始找寻马家下落,目的不问而知,当然是想夺取白龙梅 瓶内的藏宝图。」

   姬媔柔想了一想,不解道:「这样就更不可能了,白龙梅瓶内若然真有藏宝 图,马家早就应该取去了,怎可能还在瓶中。」

   桃花先生一笑:「所谓藏宝图并非是一张地图,从前朝宫里传出来的消息, 藏宝地点是隐藏在瓶面的龙云图案上,但五个瓶的图案都有些许分别,必须将五 个白龙梅瓶集合在一起,才可以知道宝藏的地方。」

   「原来如此,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姬媔柔道:「就因为这样,才令马家上 下数十人惹上这个大灾祸。」

   桃花先生点头道:「湖州马家是否当年那个武将的后人,其实也不能百分百 肯定,毕竟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极有可能以讹传讹,纷然流谤,令马家作了替死 鬼!」接着又道:「我今次派你去江南,主要是盯着柳天石,其次是留意香蕊宫 的动静。假若我没有猜错,香蕊宫宫主大有可能知道白龙梅瓶的所在。」

   「她的亡夫若是当年那个武将后人,香蕊宫宫主知道此事并非没有可能!」 姬媔柔问道:「不知师父要我何时动身?」

   桃花先生道:「我会派人留意柳天石,只要他一离开柳袁庄前去香蕊宫,你 就随尾跟上,中途找个机会和他会合,一起前去香蕊宫。」

   姬媔柔微微一笑:「师父放心好了,柳天石绝对逃不过我的手掌心,我敢担 保他必定答应和我一起前去 .」

   「有你这个大美人出马,为师又怎会不放心。」

   姬媔柔甜甜笑道:「但我仍不舍得离开师父!来吧,再要柔儿一次好吗?」
   桃花先生亲了她一口:「想再要什么?说清楚一点。」

   「就是这个!」姬媔柔嘴里说着,玉手已移到他胯处,一握之下,立时眉开 眼笑:「它……它已经这么硬,柔儿实在太爱师父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