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倚天屠龙记殷离篇
倚天屠龙记殷离篇

话说到小昭终于卸下了波斯圣教主的位子,带着母亲黛绮丝和张无忌同住一起。赵敏和周芷若对小昭当初的救命之恩非常感激,又知道无忌对小昭着实不错,虽然有点吃醋但张无忌对诸女都是全心全意,所以也都能够相安无事,但黛绮丝辈份大着张无忌,所以明着是和小昭母女一起住下,但实际上黛绮斯有需要的时候便和张无忌偷偷的解决,虽然对黛绮丝有点委屈,但黛绮丝一点也不以为苦,毕竟比起以前一人独守空闺的寂寞要好多了,而这情形也只有小昭知道。这一天大伙闲着无聊……
赵敏:虽然大家一起生活安静,但有时就是太无聊了
小昭:这平静的生活比起以前虽然不够风光,但也少了勾心斗角,踏实的多了
周芷若:左右闲着无事,不如我们到山下的都市逛逛吧!每一次我们都是去采买东西,大包小包也没机会好好逛逛。
黛绮丝:就可惜你们三人都还没有子息,不然逗逗小孩也很好玩的。说着眼角瞟了张无忌一眼
张无忌红着脸:我…我会努力的
赵敏:你想对谁好,若不公公平平的,我可不依
小昭:或许是无忌太累了,毕竟我们有三个呢
周芷若:他…他太累。不会吧,每次谁不都被他……弄得死去活来的
张无忌只红着脸:是…是…
张无忌连忙转移话题:不如大家都下去逛吧!不过得易易容,毕竟小心点好,而且你们四个都长得花容玉貌,闭月羞花的太引人注意了
张无忌连忙起身到内室拿出易容的工具,原来张无忌精通医术,闲来无事时钻研易容术以颇有心得,就算在武林中也少有人能胜过他。过了一个时辰张无忌终于帮每个人都易容好了,就连身材也都改变,毕竟美女的一举一动,除了脸部以外身材风姿再再都与众不同。大伙嘻嘻哈哈的下了山,来到了城市中。
四女一到城市当然先拉着无忌到了买胭脂水粉的地方,东挑西拣的叽叽喳喳个不停,张无忌得个空,连忙走到店旁的茶店叫了一壶茶,正悠悠闲闲的看着过往的人潮,忽然间看到绿影一闪,看那背影似乎极为熟悉,但一时之间有想不起是谁,回到四女身旁,忽然想起那背影竟像极了表妹殷离的背影,连忙和四女约在布店相见,便朝那背影消失的地方追去。
此时正近午时,市场人潮甚多,人来人往的很难查找刚刚的背影,从街头走到街尾都没有看到,正想回头找四女时,忽然听见街旁盆人烟的小巷传出争执的声音,好奇心起便走了过去,一看赫然是四五个小混混围住了那个绿衣女郎。正出言调戏,更有一人走上前想动手动脚的,张无忌心想就算此女不是殷离也不能眼看这些混混光天白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正想走上前去管时,那绿衣女郎已动起手来,出手狠辣,身影飘忽,正似殷离的身形,眼看众混混不敌以死的剩下一人,张无忌不忍纵上前去架开了殷离的手。
殷离左手一翻斩向张无忌的右肩,右手倏地抢出直及胸膛,张无忌不慌不忙右手微圈抓住了殷离的脉门,殷离大吃一惊刚刚的混混中居然有如此高明者,身体唯一借劲双脚鸳鸯连踢,张无忌胸口一缩避过袭来的双脚,手轻轻一送将殷离推了出去,左手抹下人皮面具,低唿道:殷离,是我!
殷离楞了一下,便冲到张无忌跟前,手一晃轻轻打了张无忌一耳光,骂道:臭阿牛,联合别人欺负我吗?
原来殷离脸上剑痕虽细但能不愿让人瞧见,因此便罩了层薄纱,那些混混看着殷离丰满的胸膛纤细的腰身便随殷离转进小巷想将他掳去。
张无忌惊见殷离,笑嘻嘻的受了一耳光,便拉着殷离:走,我带你去见一些人。说着便将殷离拖走,快到布店时殷离突然甩脱他的手
殷离:如果你要带我去见赵敏、周芷若的话就不用了,我这次来是有事找你,我不想见到他们。
张无忌:是什么事呢?大家见见面也没什么
殷离:你当我不知道吗?你同时跟赵敏和周芷若好,臭阿牛,你是想向我炫耀吗?说着拧了拧张无忌的耳朵
张无忌:好好好,算我怕了你,我去跟他们说,我先回去,你等等我哦!
张无忌戴上面具,进布店向四女解释,四女只是不依,但在张无忌再三陪礼下,终也允了,一出门便带着殷离回到了家中
殷离:你没有跟他们说,我来了吧?
张无忌:没有,我没说,我只说我有事要先回来。
殷离:这才乖,阿牛哥哥,你没恨我那天自己走了吧?
张无忌:没有,只是我到现在还想不清,为什么你爱的无忌不是我,虽然有点懂,但还是模模煳煳的
殷离:我爱的是那个骄傲倔强的短命鬼,不是对我这么好的阿牛哥哥你,不过除了他外我最爱的还是你,阿牛哥哥你想我吗?
张无忌:想,我时常想起你来,只是你还不想跟我们在一起吗?
殷离站起来偎近张无忌的怀里,道:阿牛哥哥我今天来,就是想求你帮我生下一个小孩来
张无忌一听跳了起来,道:这……这……可是我们是表兄妹啊
殷离:那些什么的,我不懂也不理,只是我有一个特别的要求。
张无忌:什么要求
殷离:我希望你能让我认为我是在跟那无情无义的短命鬼做,好吗?
张无忌听的不太懂,但见殷离以站起身,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淙下来,丰满高耸的胸膛,吸引住张无忌的眼光,但张无忌脑中部不禁然的浮起小时候母亲喂乳的情形。纤细的腰身盈盈可握,漂亮修长的双腿紧紧的夹着。
殷离走上前去,坐进了张无忌的怀里,张无忌茫茫然的将他抱到床上,涸自己的衣物,双手轻轻的滑过殷离的腰身,抚摸起浑圆的大腿,张无忌正想去亲吻殷离的珠唇,忽然殷离一个耳光打来,张无忌都愣住了。
殷离:我要的不是这样,那张无忌小鬼对我不会这么好,你这样会让我想起阿牛,却不是张无忌
张无忌也不知如何是好,右手重种的扭殷离臀部一把,嘴含着殷离的乳头,便像吸奶般的吸了起来。殷离突然用力将张无忌推开,道:你都不懂的,你… 张无忌只觉的气血翻腾,竟像是后遗症又复发了忽然房门打了开来,黛绮斯笑着走了进来,道:你们这两个小鬼,原来躲着干这勾当
殷离吃了一惊,连忙用被遮住身体,道:婆…殷离以前都叫黛绮斯为婆婆,现在虽认出了声音,但是看到此女容光焕发,虽以入中年,但艳光四射比起双十少女只多了份成熟,却没有年纪的缺点,这声婆婆哪叫的出口
黛绮斯:嗯!小殷离,你现在也叫我黛绮斯吧!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以前我想杀你是我不对,你要原谅我
殷离:我这条命是你救的,何况当初的事我都忘了
黛绮丝:谢谢你啦,无忌你过来
殷离见无忌赤裸裸的走到黛绮丝跟前,在瞧两人的神态颇为亲密,暗暗吃起醋来。
黛绮丝低声向无忌道:刚刚我在外面都看到了,你不懂对不对,我跟你说你不要对他太好,你只管你的舒服,他要的就是这样。
张无忌迟疑的走了回去,体中翻腾的情形更为明显,殷离一见他走到床前,右手便想去扭他耳朵,问他和黛绮丝什么关系,谁知手刚伸出去,便被张无忌抓住压回床上,张无忌手将衣服私下一片蒙住殷离的眼睛。黛绮斯微笑着坐了下来
张无忌此时体内九阳神功流转转快,激荡的内息使的肉棒更为粗大,张无忌压到殷离身上,右手死命的搓揉殷离的乳房,左手将大腿佝开
殷离:你发惭,你…你想干嘛!
张无忌:哼!今天叫你知道我的利害
张无忌将殷离的大腿扳开,肉棒对准小穴,一口气便刺到底部,接着大进大出的抽插着,丝毫不理殷离的叫声。殷离刚经人事那曾遇到这么大的肉棒,臀部不自决的想向后躲开,张无忌便将左手移到殷离的臀部,推向前来,使得肉棒插的更为深入。殷离只不停的叫骂着
殷离:你…这臭无忌……阿……痛……痛…死无忌……
殷离:阿……痛死人了……你这狠心短命的小鬼……你要干死我吗?
张无忌不理殷离口中叫些什么,只一股劲将肉棒不停的在殷离的小穴中来回出入着,渐渐的殷离有了快感,张无忌加快了动作,又府下身来咬住殷离丰满的胸部,又咬又捏的,似乎恨不得将他吞了下去,而张无忌脑中突然闪过了一幅画面,好像现在吸的是母亲的乳房,肉棒干的好像居然也变成了母亲,耳中听到竟像是以前在冰火岛中深夜时传来的母亲销魂的呻吟声,张无忌心一慌,马上将杂念摒除,双手将殷离的双腿抬到肩上使得肉棒更为深入,而殷离此刻早已神智不清,口中部停的呻吟着
殷离:好……无忌哥哥……你要干死我了……
殷离:你……在快些……好……好棒啊
殷离突然仰身上来,紧紧抱住无忌,道:只要…你不离开我……你干爆我…也没关系
张无忌心一分,精液便源源不绝的射入了殷离的小穴中。张无忌类的翻身躺了下来,没一会,却建黛绮丝脱掉身上的衣裳,走到床前,双手扶起张无忌的肉棒便用口含住,慢慢的舔了起来,黛绮丝口交的技术非常好,不一会便使的张无忌的肉棒又复活了起来,黛绮丝轻轻将无忌的头拥在胸前,将硕大的乳房塞入了张无忌的嘴中,在张无忌的耳边轻轻道:我提供你意见收拾了殷离,你怎样谢我啊!
张无忌含住黛绮丝的乳头不停的吸允着,手也没衔着不停的抚摸着黛绮丝的大腿,说道:我一定喂饱你来答谢你的
殷离在一旁有气无力的道:不能对他太好,他刚刚出的馊主意,害我差一点被干死,你也要这样对他。
张无忌翻身将黛绮丝压在身下:你说呢?
黛绮丝媚眼一瞟:你这冤家,你要欺负我,我可以说不吗?
张无忌将乳头吐出,肉棒对准了黛绮丝的小穴便插了进去,大出大入的抽插着,果然跟对付殷离时一样,但是黛绮丝刚刚受一场刺激,所以也不如何痛苦相反的很容易就有了快感,臀部不停向上迎合着张无忌的肉棒,张无忌不放过黛绮丝的那对巨乳又舔了起来
黛绮丝呻吟道:好……好无忌……刚刚看的我痒死了
黛绮丝:哦……哦……对就是那里……你的好大哦……还好银叶先生死了……他哪有你好
黛绮丝:干死我吧……哦……真好
张无忌:你的小穴依然那样紧,真是舒服啊……比起殷离的嫩穴…一样好……夹的我受不了勒……让殷离看看吧
说着便将肉棒抽出来,黛绮丝翻了起来,双手双腿称住了重量,小穴对准殷离的脸上,张无忌从后面捧起黛绮丝的臀部,便从新插了进去,这一次更是越插越快,飞溅的液体滴到了殷离的脸上,张无忌府身由后紧紧抓住黛绮丝的奶子,便像骑马般,不停的抽着终于腰部一酸,将精液统统射进黛绮丝的密穴中。